九卿,是大狮子

是长九卿,叫九卿也行。大狮子,给撸毛的那种

无题

修硫修无差,私心成体注意。剧情为私设。

瞎写,心里没有b数,词不达意,很烂,非常ooc。



在那头垂死的黑龙的龙息下,一切都被焚毁殆尽了。

眼里掠过的是飞扬的红发,绿鳞的龙扑翅带起的风刮起刘海短暂的遮蔽了视线,龙的哀鸣和谁的痛呼混在一起,紧接着什么都听不清了。

身子重重的磕在地上,男人顾不得疼,他用手肘撑地费力的爬起来,以被强光刺激的还在流泪的发痛的眼睛拼命的搜寻着那个人的身影。

然后他看见了血。

血从唇边,从伤口上涌到地上,积成了小小的一摊,那猩红的色彩沾在苍白的面颊上扎眼的很。而那双眸紧闭着,窥不见半点那噙着柔软笑意的灿金。

他想站起来,但是全身软的没有一点力气,所以他改为膝行,一点点向那边爬过去。

他想喊,但是出口的只有嘶嘶的气音,那噙在舌尖上的名字转了千百回,用尽全部力气也喊不出来。

他终于是把人抱在了怀里,抖着手擦去他面颊上的血迹,扒开被龙息震碎的胸甲,然后小心翼翼的俯身,将耳贴上他的胸口。

然后他听见了那阵微弱的声响,虽然虚弱,但在男人听来无疑比仙乐更为动听。

那一刹那他整个人都松懈下来了,然后像用尽了所有勇气和力气似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棕发的男人立在山巅,双手背在头后远眺着连绵起伏的群山,红色的鳞片在林间一闪而过,身后传来粗重的呼吸声,男人回身,扬起个大大的笑容来。

“啊——硫特,这里很不错吧!”

雄火龙低低的吼叫两声算是附和,它向前迈步,亲昵的蹭了蹭男人的脸颊。

“唔,你也散好步了吧?那我们就回去吧。”

笑着拍了拍雄火龙的脑袋,轻轻抚摸一下它的颈脖,男人翻身骑上龙背,而雄火龙低吼一声,然后猛然振翅腾身而起,向着山下的村庄飞去。

将雄火龙送回棚舍之后他才迈步往家走,推开木门时床上躺着的人依旧闭着眼睛。他盯着那人的脸看了一会儿,随后随着一声妥协似的叹息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他俯身在床边坐下。抬手轻轻把人的红发别到耳后去,舒展一下身子,望着窗外缓声开了口。

“……早安,修瓦尔。”

“我今天带硫斯出去散步了——明天我把蕾娅也一起带出去吧?丹前辈说它的翅膀恢复的很好,应该可以飞了。”

“我去了咱们以前爬过的那座山,等你好了我们叫上莉莉娅再去爬一次吧,在那个山顶可以俯瞰整个波蒂尔之丘——”

“……好啊。”

他触电似的猛然回过头去,随后倏忽撞进了那双浅金色的眸子里。

他一下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他只是看着那久睡方醒的人冲他弯了弯眸,这时那双金色的眸子里因意识刚刚回笼而残存的最后一点茫然也消释殆尽了,里头沉淀的全是柔和笑意。

紧接着,那个他所熟悉的,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了。

“早安,硫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