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卿,是大狮子

是长九卿,叫九卿也行。大狮子,给撸毛的那种

真名(西比尔剧情相关)

@【永七企划】东京不夜城

高等院校,为帝国服务,以批量产出人才著称的学院。
已经是放学时间,西比尔夹着课本出了校门,拐进了一条黑暗的巷子里。

那座破败不堪的铁门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很不情愿的蹭着地面被挤开了一条缝。
“西比尔老师!”
随着少女响亮清脆的嗓音道出欣喜呼唤,整个房间就炸开了锅。

这位历史老师的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不过她肃了肃面孔,很快就平复好了心情,她快步走到充当讲桌的锈迹斑斑的铁台前,用书脊轻敲桌面示意安静。
珈儿会意小心翼翼的和上了铁门,学生们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几十双眼睛闪着光,不约而同的将期冀的视线投在了西比
尔身上。

然后就是课程,与教科书上被删删减减的帝国的光辉过去不同,充斥血腥和压迫的真实历史被教师娓娓道来,西比尔在适当的地方停了下来,给学生们以相互讨论和消化知识的时间。
然后她打开了铁柜的柜门,那里面是堆积的藏书,

本本反对帝国暴政的“禁书”自柜中取出,然后传到学生的手里,他们翻阅,时不时低低讨论,历史老师静静的观望,眸里终于是盛满了掩不住的喜悦笑意。

以“补习”为由征用的两个小时转瞬即逝,老师将自己的学生们一路送到校门口,然后目送他们跟随父母踏上归途。

在帝国的高压洗脑政策下,秘密的传授学生以真知,原本这样的生活可以一直下去。

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这日西比尔再次踏入巷口,迎接她的不是欢呼雀跃的学生,而是森冷的枪管。

学生暂且被控制在这件破败的教室里,而老师则将被带到牢狱和刑场。
小巷中被畜养的,名为贝斯特的猫儿帮了大忙。
将记载着学生的具体位置的纸条放进了猫咪腰侧的小小包袱里,西比尔蹲下身,轻轻拍了拍黑猫的脑袋。
她目送猫儿跑远,帝国士兵的枪口抵着她的脊梁。然后她提步向前,身后是学生担忧的哭喊。

按照之前的计划,那封短信将会被黑猫送往那个名为“中央庭”的组织,孩子们将会获救
而她。
以身殉道也是无妨。

业火

珊妮娜赛哈姆中心,是为了预热而写的短小……。

那是业火。

它在她的眸底,在她们的面前熊熊燃烧着。

那是奔腾着的翻滚冲天的红,红色是血,是枪口的火舌,是死者不瞑目的眼睛。

赛哈姆往前跨了一步。

珊妮娜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跟在赛哈姆身后,将挡路的尸体踢开,名为歌尔的白猫蹲在她的肩上呜噜呜噜,数年来跟着这两位佣兵走南闯北,从猫崽子长到现在也算是见过大世面,它眯着眸子惬意的打着哈欠,对面前的血腥场面熟视无睹。

焚天的大火燃起,空气中弥漫的是皮肉烧焦的臭气,一树寒鸦被纷纷惊起,盘旋着洒下一串粗厉难听的鸣叫,抖落一地黑羽。

死神的使者转身离开,这片区域的污秽和不洁都被这片大火烧了个一干二净,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她留下或者回头

“赛哈姆——”
但她栗发的佣兵朋友眯着眸浅浅的笑着唤她的名,这使她停下了脚步,珊妮娜立在原地转身望她,很是随性的将双手揣进口袋,背景是冲天的火光,眸里沉淀着柔和笑意。
然后她恍恍惚惚想起了曾经并肩作战的日子,在战场上的炮火和硝烟里互相扶持着摸爬滚打,进而想起了那个天使般的医师,那个女人当时曾经满怀憧憬的告诉她,只要战争结束,就要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花园。

可惜她没有看到胜利的那一天。
可惜战争直到现在都不曾终结。

“那是业火。”
珊妮娜继续说。
那是翻腾的燃烧的永不停息的业火,不知疲倦的洗涤污秽净化世间。
“那是你啊。”
那是永远凛然的死神,以枪械与鲜血来贯彻自己的正义和信仰。
业火不会停止燃烧,直到它熄灭
她也不会停下脚步,直到她死去

赛哈姆不置可否,驻足等待友人跟上。珊妮娜没得到回应也并不在意,轻笑一声抚了抚白猫的脑袋。
“来了。”

然后她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而拥有湛蓝眸子的狙击手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他自暗处踱出身形,兀自沉吟。

翌日,两位佣兵收到了名为“中央庭”组织的来信。